赌软件 - 最火正规赌博十大网站app

 首页 
  >  资讯中心  >  重点报道
英雄不朽军魂传
——记抗美援朝志愿军老兵苏林贤
来源:水电七局 作者:黄琪 赵小阳 时间:2021-06-08 字体:[ ]

岁月改变山河,硝烟终于散去。

时间冲淡记忆,历经战火洗礼,耄耋之年的苏林贤,对人生有深刻理解:“牢记入党初心,党员使命宗旨,一生身体力行。”

满头银丝,精神矍铄,手握“抗美援朝纪念章”,目光盈盈,言语从容,讲述峥嵘岁月……

国门战火催征号,虚报生辰倔骨傲

1950年,朝鲜战争爆发,战火烧至中朝边境,战况告急。

“国家安全受到威胁,跨过鸭绿江就是我们了。”谈起志愿参军,苏林贤十分纯粹,只为抗美援朝,保家卫国。

17岁的少年,空有一腔报国志,却因年龄拒之门外。心有不甘,“虚报”年岁。于是,“18岁”的他,瞒着家人,偷偷提交报名表。明知此去生死未卜,仍是义无反顾勇向前。

作为村里妇女主任的母亲,得知后坚决反对。苏林贤是家中长子,弟弟妹妹年龄尚小,他这一去,后会无期。

本身家境贫寒,大哥和二哥出生即夭折。一家十口居住在四川峨眉山的深山老林,祖祖辈辈吃不到大米,全靠树叶、树根、玉米充饥度日,终于盼得苏林贤长大成人,指望他能养家糊口,可他却一心要去扛枪杆。

“国都没有了,还谈什么家?”听着苏林贤的话,大家陷入沉思,家国,何为大?孰重孰轻?负责征兵的营长上门讲述志愿军保家卫国的意义,母亲终于松口同意。

翌日,在不舍与担心中,家人送他离去,此一别,不奢求再见。

1951年6月,苏林贤体检合格,正式入伍。告别家人,与400名同乡从峨眉出发,步行到五通桥领取军装,做轮船经重庆、武汉到锦州北大营参加新兵连集训,得益于此前的学生干部和农协会副主任经历,任命为副排长,正式开启军旅生涯。

援朝万里飞如箭,生擒豺狼意志坚

“自参加抗美援朝以来,工作一贯积极,并能团结和帮助同志,经评定及批准荣立三等功。”岁月斑驳的军功章,是他人生中最自豪的时光。

苏林贤跟着部队,雄纠纠气昂昂,从丹东跨过鸭绿江,抵达朝鲜进入作战区。正式编入高炮61师603团炮兵连,担任通讯员。

“去到之后,我们看到民众四处逃亡,满目疮痍。”敌机不定时在空中盘旋,炸弹随时可能在身边落下,地雷防不胜防。

当时,抗美援朝战争进入第二阶段,双方陷入胶着。“我们的空军力量还不够强大,战斗机不像美军的既能侦查,还能轰炸和俯冲扫射。”对空作战我方完全不占优势,作战部队少而又少,武器装备不够先进,制空权基本掌握在美帝主义联合军手中。随着苏林贤他们的高炮部队和空军部队开赴朝鲜战地,终于扭转被动局势。

说到这里,苏林贤情绪激动,突然站起,目视前方,仿佛回到了战火纷飞的战场。

“1953年4月,在望日里敌区。我团成功击落一架美国王牌飞机——‘疙瘩狼’,并活捉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王牌飞行员。”自豪之情溢于言表。

当时,飞机被高炮弹扫射中弹,飞行员跳伞,正好在团部门前500公尺的上头山,朝鲜百姓看到了,拿起镰刀斧头就要去砍他。幸亏团部的警卫员反应快,一下冲上去包围抓住了他。

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,在战场前线,苏林贤每天天黑前背着冲锋枪、行军包,步行往返10公里,及时准确传达团部写给连队的最新口令及文件精神。

吃的是糙面和压缩饼干,五谷杂粮按比例炒熟和碾碎。没有热水,难以下咽,怎么办?抓起地上的积雪,就着雪水往下冲。睡的是木板裹着草的床。朝鲜湿气重,长此以往,牙龈经常发炎肿痛,因此落下病根。苏林贤在30多岁牙齿就全部掉光。

吃不饱、穿不暖,条件的艰苦还能克服,最让人不寒而栗的,是每天都在和死神较量。

回想起那次离死神最近的经历,仍然记忆犹新。有一天,部队要过桥,突然头顶上空传来敌军战斗机的轰鸣声,由远及近,迅速掠过头顶,一个掉头,迎面冲着部队扫射而来,子弹密集的像米粒一样,跑都跑不脱,所有人心想:“这次完了。”危急时刻,友邻的高射炮突然支援,敌军战机见势不妙,迅速拉升撤离,苏林贤他们终于转危为安。

历经两年零9个月浴血奋战,抗美援朝战争终于取得伟大胜利,19万7千多名英雄儿女,献出宝贵生命。

1955年,他向党组织递交入党申请书,也用一生的忠诚,兑现了入党时的铮铮誓言。

岁月如歌,浩气长存。苏林贤上了军校,可那份报家情怀从未搁置,先后担任重炮营排长,工程兵团副连长,授予少尉、中尉军衔。

好人好马上三线,一生奉献无怨言

“我始终按照党员标准,严格要求自己,发扬革命传统,发挥表率作用。”1970年复员回乡后,苏林贤始终不忘初心,退伍不褪色,保持军人作风。

当年1月,周恩来总理发出“加快龚嘴建设”指示。4月,国务院、中央军委发文,要求加快龚嘴水电工程建设。

看到招军工告示,苏林贤骨子里斗志又被点燃,带领150名军工,在最小的儿子出生的第二天,毅然决然前往龚嘴水电站,走上支援祖国“三线建设”道路。

四川乐山,大山深处,在工程如火如荼建设时,一场天灾悄然而至。1975年仲夏之夜,又是一个雨季,大渡河水位渐涨,防洪度汛,刻不容缓。

凌晨2点,熟睡正酣,铃声响起,传来修配连工作人员着急的声音:“书记,你快下来,大家各自为战,自己管自己的,谁也不听谁的,防洪工作难搞啊!”

原来,车工排、电工、钳工、木工都住在砂石料的坑道,条件不好,加上雨季,漏水、渗水问题严重,大家难以形成配合,眼见水位越来越高,形势异常严峻。

苏林贤一脚登上防水靴,披上雨衣,拉上电工排长,冒着大雨急急忙忙就往山下赶去,才走到半山腰,“哗哗哗”的声音便从不远处传来了。

“糟了,泥石流,赶快跑,救人。”他大喊一声就往山下跑去。一路小跑,借着手电筒望去,一片狼藉,原本在山顶的2栋房子,全部被埋,撕心裂肺的呼喊求救声在黑暗中揪着人心。

“同志们,赶快起来,先救活人。”苏林贤在供电站宿舍外喊了一嗓子,几十个小伙子,闻声匆忙爬起,有的穿着裤衩就跑出来救人了。雨夜中,苏林贤安排好人手救援,就匆忙跑去向党委书记汇报,请求指示。

一道闪电劈了下来,霎时天空大亮,在看到眼前之物时,他一下子顿住了身形,“泥石流冲垮了电线杆,倒在面前的必须淌过的路中央。”

过,还是不过?过,也许他会死。不过,同志们怎么办?

他迟疑了2秒钟,一咬牙,一脚跨入了水中,卯足了劲,两步就跳了过去,迅速往办公楼跑去,事后回想,万分后怕。

无独有偶,电站的建设一切按部就班之时,基坑突然冒水,变成“泥坑”,迟迟无法浇筑,成了发电的最大阻碍。

出水点不明,没人敢打包票,正当大家愁眉不展,身为党支部书记的苏林贤,立下军令状。

没有工器具,那就用塑料桶提,一桶、两桶、三桶……带着20多人,轮班干,昼夜不停,不喊苦,不叫累,不后退。

一个月时间,在没膝的泥坑里,硬是一桶一桶把稀泥清理了出来,给浇筑腾开了道路。

“那段时间,工地上的高音喇叭天天喊,攻下了最大的碉堡,战胜了最顽固的拦路虎。”苏林贤眼中,满是自豪。

“我是军人,也是共产党员,就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,不计个人得失。”苏林贤把荣誉看得很淡,不为名为利,有荣誉总是选择退让;有涨工资的名额,也主动让给家庭困难职工。

一幕幕、一桩桩、一件件,道不尽辛苦,说不完泥泞,唯有一心向党,方不负来时路。

看着现在的生活一天比一天好,祖国一天比一天强大,他从心底里感到幸福。“我对现在的生活非常满意,能够享受改革开放的成果,是最开心的事。”

英雄迟暮,情怀依旧。1993年,苏林贤正式退休。如今88岁的他依然在身体力行承诺,担任干休所党支部副书记,力所能及,一以贯之,做好党的基层工作。

而他身上的抗美援朝精神,跨越时空、历久弥新,也必将永续传承,世代发扬。


精神矍铄的苏林贤(谭瓦霞/摄影)


苏林贤(前排左三)军校毕业留影


苏林贤(前排右二)参加毛泽东思想学习班


苏林贤(第二排左七)参加水电七局党支部书记培训班


年轻时的苏林贤与家人


苏林贤与妻子大女儿(谭瓦霞/摄影)

【打印】【关闭】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